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 第15期 出版日期:2003-08-14 電子報總覽
 

       

 

無力者出力,逆流而上的勇猛精神─陳玉峰

 

由於連日來的媒體報導未曾刊載陳玉峰得獎之評定內容以及陳老師之發言全文,特補發送與讀者分享。(台灣生態學會)

 
 
 
 
 
 
 
 
 
 
 
第二屆總統文化獎鳳蝶獎得獎者〈陳玉峰)評定書
得獎理由:無力者出力,逆流而上的勇猛精神
   2001年本獎項經評審總合討論決定從缺之時,當時評審就一致認為,台灣的環保生態工作者的努力,特別是在唯經濟發展論的黑暗時代,對抗巨大的破壞壓力為台灣環境生態請命的精神,值得尊敬,更應表揚,這些人士不畏艱困,逆流而上的勇者氣魄,足為歷史典範。
  為環保生態請命是最寂寞的工作,最沒有人感謝的工作,有時還要忍受批評與攻擊。台灣環境生態是弱勢者,而為環境生態講話的、運動的工作者,更是這個社會上的無力者。可是歷史經驗告訴我們,改變歷史的,往往是無力者出力,也就是因為他們的長期悲願堅持,讓社會強勢者無法不面對,社會的有力者不能不慚愧,從而蛻變了社會的價值觀。
        在本次的評審過程中,我們看到了許多良善公民的仁心做為,更看到了正義公民的勇猛行動。不論是在深度生態精神的耕耘,或是為野生動物或本土地理地景的大聲疾呼,許多動人心絃的樂章在傳唱。台灣人從經濟動物轉變為文化公民的過程,台灣的確如本獎所揭示的精神──鳳蝶一般,是經歷了蛻變之苦,以求希望之美。在這特別的時代,正義公民的勇猛精神,更值得鼓勵。
        陳玉峰先生是這樣的典型台灣本土知識份子。他的努力不但是在山林之間,為土地請命,他更進一步,想讓厚實的人文思維深入藍天綠地。陳玉峰先生的文筆如林,他的行動如風,他的生命如火,他的意志如山。可是他是個孤獨者,他不群不黨不阿不私,他堅持一種新台灣知識份子的骨氣,不害怕得罪人,不在乎被排擠,不懼簡樸,不憂困頓。
這樣的精神,應是今年鳳蝶獎所最想要表彰的。
欣賞陳玉峰先生的人生觀,與他的熱情、責任感與判斷力,就是欣賞今日台灣人的總體氣質。今年的總統文化獎-鳳蝶獎由陳玉峰先生得到,真正實至名歸。
 


總統文化獎鳳蝶獎得獎—陳玉峰致詞文稿(2003年7月28日)
 
~有些人不講話的時候看起來比較有氣質,我就是這一類的~
~感恩台灣這片天與地、天地諸神!
 
主持人、主辦單位、諸位評審委員、四位得獎前輩或單位、現場咱台灣鄉親嗣大、媒體朋友:大家好!大家平安!
我常去小學操場運動,因而結交了一些可愛的小朋友。其中三歲餘的小男孩,生性拘謹保守。一開始,我同小男孩遠遠地招呼,他沒啥回應,只退縮地瞪著我。這樣,過了一段時日,每天遠遠地同他打招呼,他瞪著我看,就像接近野生動物的方式,慢慢地彼此熟悉。
        有一週前四天我野調去,週五出現在操場上。小男孩看到我,很興奮地跑來,距離20米處已迫不及待地指著我大叫:「你!昨天沒有來!」接著衝到我眼前。由於之前我們老隔著長距離打招呼,這天咫尺近,男孩必須仰頭望我,他冒出的第一句話:「呀!叔叔,你,長大了吔!」這突如其來的一句可愛的話,教我聯想起人見。
眼前的一塊錢硬幣比遠方的月亮還要大。我們老是習慣地以過往經驗詮釋新境遇,因而錯覺難免;我們一向以所知解釋未知;我們通常只由個人專業、所長看世界;我們總是以自己的偏見,硬套在別人身上;我們從來都以本位,要求環境符合我們的盼望;我們容易以自己的文化,衡量不同國度;我們誤將人的尺度,量遍全宇宙,此之謂人見。
台灣乃至全球的生態、環境問題就是人類本位問題,是文化、價值問題,更是放不下人慾、私利、短暫近利的我執問題。
 
一個舉世聞名的荷葉問題。池塘中有一片荷葉,第二天變二片,第三天變四片,如此類推,在第30天之際恰好長滿整個池塘,請問,長到整個池塘一半面積是第幾天?
    答案是第29天,你只消倒過來想就解決,而不必以2的倍數去運算,否則必須算到5億3千多萬片為第30天。此例是警訊,可比擬為近似生態與環境的問題;不要以為台灣森林面積還剩一半,所以可以繼續開發。
        這就是生態暨環境的危機或警訊問題。台灣人如何學會放下我執,深切暸解危機與警訊,正是這代人的倫理水準或道德高下程度的大課題。
 
今天,我首先要感謝所有北、中、南、東以及離島,至少五個地區的朋友或團體,推薦或支持我參與這個文化大獎,容我強調,陳玉峰不是一個個人,而是一群二十餘年來,一直守衛著這片土地、生界、環境的,擁有赤子之心的純真的台灣人。陳玉峰不過是個象徵與符號而已!
其次,我要感謝所有的評審委員,真為難大家,辛苦你們了!有位資深媒體工作者一聽鳳蝶獎頒給陳玉峰,直呼:「真不簡單!」,因為,很可能評審過程會出現:「陳玉峰?噉好?這個人太九怪!他都在〝罵〞政府吔!」但是,最後還是頒給陳玉峰了!
這部分,個人要特別感謝評審委員們,容我再度放肆,此獎頒給陳玉峰,至少存有兩層特別意義:
其一,台灣長期從事、堅持生態保育、環境保護理想的人,並非「有爭議」的人,恰好相反,他們沒啥爭議,而是他們具備足夠的道德勇氣,勇於提出、投入有爭議的事務,更基於公義與世代,挺身而出、打抱不平。
其二,這個獎頒給陳玉峰,代表政府及民間在生態保育、環境保護的面向,存有廣大可以改善、進步的空間。
因此,我更要感謝政府、總統府,有此雅量,容得下批判,接受得了知識分子的唐突,這代表政府進步了,台灣進步了,台灣還有無窮的希望。
 
除了感謝之外,讓我再講個故事。
台灣人熟悉的烏鶖具有很強的領域性,每年在春、夏之交,築巢行為期間,經過其下的人們可得小心,烏鶖隨時會俯衝啄襲而來,全台各地皆有如是記錄,逼得許多人撐起大傘自我保護。
       我在大肚台地的操場跑步,冷不防烏鶖襲擊,差點兒被撲倒;跑第二圈同一地點附近,我提高警覺,當背後傳來感覺之際,猛一回頭,撲襲而來的烏鶖立即折返;第三圈,同樣的劇碼再度上演一次。至此,我確定烏鶖是由人背後攻擊,只要面對牠,大黑鳥自會知難而退。
        同樣道理,東南亞的老虎亦由背後攻擊人。當地住民想出個好點子,他們製作面具,掛在後腦上,從此,被老虎撲殺的死亡率降低了七、八成。
        人們走在黑暗地帶,由於眼球結構使然,正前方的視力不及兩眼左右角,此乃因左右眼角接受全反射光束使然。然而,由於漆黑黝暗,加上人們不習慣眼角餘光,因而頻常感受左右兩側似乎有什麼魑魅鬼影,因而心生恐懼。當你恐懼,該如何破解?很簡單,只需直接面對恐懼懷疑處,鬼影自然消失。
       面對它,是解決恐懼、問題的最佳方式。
      綜觀台灣公共政策或數十年國家施政,大致存有兩大模式,一為針對歷史發展與結構問題真正落實檢討,從而由結構關鍵、歷史問題、現實與理想,智慧出擊,累積建立改革;另一為研創新政策,不理舊現實與歷史,此即國府治台後,最顯著的施政特徵,尤其關於山林、國土面向,加上繁多硬體建設之一味開發,正是導致1990年代以降,所有天災地變的根本原因。前者面對問題,試圖真正改革,可惜此類型施政鳳毛麟角;後者逃避、推諉,善作包裝,踏著前人垃圾,繼續創造垃圾污染後世。如同屋漏、壁癌,不思解決結構漏洞,卻找來漆匠,但作外表塗抹,打扮得光鮮亮麗。
我們該嚴肅地面對問題矣!然而,最根本的議題是教育、文化與價值的改造,不幸的是,絕大多數的我們只是掛在口上而非實踐。
我在四十歲左右,有天夜半醒來問我自己,如果現在死了,有無遺憾?拿出紙筆,絞盡腦汁要去寫出欠誰什麼,不料得到一結論,「能還的不重要,重要的還不了」,其中,對於生我、養我、育我的這片土地、生界,台灣人只知耗竭利用與糟蹋,而絲毫回饋不了什麼!而人生的另一弔詭:「急的事情不重要,重要的事情不急」,教育、文化、價值、土地倫理等等莫不如是。
因此,四十餘歲我積極投入隔代改造,試圖如何安這顆仍在跳動的心;四十五歲以後,才知道根本無心可安!三、四年前我決定五十歲以後銀行零存款,於是,把一棟房子賣掉,夥同所有的錢湊在一起,一分為二,一半給妻女,一半捐出來給靜宜大學,再加上演講籌募,我估計可以湊成三千萬,而學校出資三千萬,我們可以在靜宜蓋棟「台灣生態暨人文資訊館」,所幸學校會議通過,而且,全國首創第一所生態學研究所正式於民國90年成立,今年大學部招生。
如今「生態館」已完工,但我承諾的募款尚欠五、六百萬,可是,我還是要說,錢不重要,當下的每分心力才是重點!
 
山林行腳近三十年,投入街頭運動、教育改造也將近二十年,近年感受,「行善」的最大好處,就是讓人忘卻「善」,心中存「善」要「行善」便無善!太多人生事務並無目的與動機,只是本地風光、本來面目、自自然然!
我們不必預測明天,我們決定明天、創造明天!世界上最大的天文望遠鏡看不見神,最精密的顯微鏡找不到靈魂,然而,有了大愛,什麼都看得見、找得到,看得見這社會尚未存在的善與是,洞燭這社會既存的惡與非,當下做去!當下力挽狂瀾!
感謝大家!感謝台灣!感謝祖先!感謝後代!感謝天地!至於二十年來一起打拚的生態、環保朋友們,陳玉峰過去戰鬥!現在戰鬥!未來戰鬥!死後戰鬥!

 

 


地址:500彰化縣彰化市民權里永華街52號4樓
電話:04-7289348
Line ID:twecology   E-mail:ecology@ecology.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