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 第1期 出版日期:2002-11-10 電子報總覽
 

       

 

大滅絕?系列(一):三義火炎山自然保留區馬尾松滅門案

 

大 滅 絕?!

系列(一):三義火炎山自然保留區馬尾松滅門案

陳玉峰(靜宜大學生態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國家為了特定珍稀物種等,設置保護區,被保護的對象卻死光光而社會一無所知,則國人作何感想?

2002年10月29日,靜宜大學生態學研究所調查隊於三義火炎山自然保留區,調查7條樣帶,夥同自登山口沿登山步道上溯至海拔約280公尺的稜線附近,沿途登錄冰河孑遺物種馬尾松,總計記錄232株,將之區分為大、中、小樹3類,再劃分為死亡(全株枯紅或葉已枯落光)、感染病徵且枯紅葉達半株以上、初感染且將迅速枯紅,以及存活者(僅指未見外在病徵),其中,僅僅3株中等體型、8株小樹存活,高達95.26%的馬尾松確定死亡或即將死亡!

依據台灣過往感染松材線蟲的琉球松經驗,吾人殆可宣稱火炎山的馬尾松族群已屆滅門矣!

 

茲將火炎山馬尾松的過程史概述如下。

位於後龍溪與大安溪之間的苗栗丘陵,南北長約28公里、東西寬約14公里,丘陵最高峰即海拔高度約602公尺的火炎山。火炎山座落於苗栗丘陵南端,而丘陵自北往南,於南端挺升,導致西南氣流上升而溫度卻下降,因而形成多雲霧且溼度高的濃霧區;東北季風的冷氣雲帶,亦常終止於三義附近,因而火炎山區歷來常被視為南部與北部的氣候分界。

1986年6月,政府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規劃新竹林區管理處大安溪事業區第3林班,219.04公頃為「火炎山自然保留區」,保護的兩大對象即全台最大面積的冰河孑遺馬尾松族群,以及地質、地形的礫石景觀。
1987年6月,農委會委託調查的「火炎山自然保留區生態之研究報告」出爐,報告指出,火炎山的馬尾松族群殆為1949年森林大火之後,殘存母樹天然下種而形成,由年輪推算,1987年之際,馬尾松以30年樹齡為多。
1991年林務局出版的「國有林自然保護區」第20頁說「當地最大的馬尾松胸徑為60公分左右」;筆者於1993年調查三義火炎山植群。

1980及1990年代,筆者不斷在報端揭露「異形叩關、疫情跨世紀」的告警,提醒當局亟須儘速籌謀跨國污染、病變系列問題的因應,強調生物性、環境性災難恆常存有一時差,由災源潛蟄到爆發,爆發後至另一平衡,皆需一段時程,且一旦爆發往往無可救藥,同時,呼籲當局治本工作在於確保殘存天然林生態系;治標工作尤須全面檢討檢疫制度,海關把關項目宜加強嚴謹修訂,且即令一切工作都已劍及履及,異形般的疫情仍將有驚人的發展。

1997年前後,口蹄疫、松材線蟲、阿米巴、白蟻、涓夜蛾、莖線蟲、福壽螺、小黑蚊等等,雨後春筍般踵繼爆發,更且,筆者推估,未經研究報導、公告的生物性災變遠比已知者多甚多,以台灣今日研究水準,筆者無法抱持樂觀,故而預估生物性災難或疫情必將接連引爆。1997年5月2日,筆者在報端預警三義火炎山保護區的馬尾松,即將面臨松材線蟲的侵襲,果不其然,推估約在1998~1999年間即已出現外在病徵,2002年檢驗,計算192株大、中、小株馬尾松,僅中、小喬木11株尚未外在顯現感染,高達94%以上族群皆已死亡或接近死亡,加上步道旁側40株全死者,則95.26%的馬尾松已告終結。

筆者在當年的文章中敘述:「…當局只滿足於設置了多少保護區,至於環境生界品質的惡化卻任憑他去…一、二十年來,恐怖的松材線蟲從北往南、由低往高,(當局)罔顧先前預警,任憑植物愛滋尾隨天牛傳播而大肆蔓延,如今已成為本土樹種二葉松最大的危機,保護區的馬尾松雖然號稱抗性較佳,依筆者觀察,恐怕早已佈滿陰影…」,據中興大學某教授敘述(口訪),該校見此報導後,曾前往火炎山取樣,證實已罹患松材線蟲,也就是說,先前農委會及相關研究人員認為馬尾松、二葉松等本土樹種,經試驗而被認定抗松材線蟲能力較佳的說辭根本不可靠,不幸的是,無論是否早就得知內情而蓄意隱瞞,或已進行試驗、搶救等措施,整個社會所見卻是一概無知!坐失任何關懷、處理危機的契機,空令疫情蔓延而束手無策且不願面對社會,這就是台灣的林業官僚與專家?

即令有研究指出火炎山之馬尾松確因松材線蟲而全面死亡,站在科學角度,筆者仍質疑尚有可探討的廣闊空間,再三或進一步的研究仍是所需,而檢討疫情的防治與善後,乃至國家全面檢疫制度,更到了不得不面對的困境,況且,三義火炎山既是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設置的自然保留區,欲保護的兩大對象,即頭嵙山層崩崖地形景觀與生物的珍稀孑遺馬尾松,前者長年開採砂石;後者現今面臨完全滅絕,試問主管機關如何辭其咎?

站在生態保育的立場,今之火炎山馬尾松即將滅絕的危機處理,最重要的措施(依個人觀點),應考慮如何立即進行搶救、保留此地族群基因庫,也就是馬上針對殘存毬果迅速收集,給予萌發、育苗及種子庫貯存,同時,檢驗種苗有無可能攜帶疫原或相關處置,而且,對現地死樹究竟係任它自行腐解、砍除焚毀或其他方式,如何確保後續其他物種安全,疫情解除之可能性探究,永久疫區或多長時程足以解除危機?有無可能火炎山再度天然下種馬尾松,或火炎山該不該進行馬尾松復育,在在形成台灣生界複合性複雜的價值判斷與實務議題。
 

2002,馬尾松全面枯死,

   只餘相思樹等闊葉林。

 

多年前早已枯死、只存枝幹的馬尾松,

    然而至今,林政單位、社會大眾毫無所悉?

 

 

 


地址:500彰化縣彰化市民權里永華街52號4樓
電話:04-7289348
Line ID:twecology   E-mail:ecology@ecology.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