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 第260期 出版日期:2010-02-04 電子報總覽
 

       

 

黎明溝的夢幻與現實

 黎明溝要走向黎明或墮入黑暗的深淵

 

文 / 劉國信

       如果不是因土地重劃公司欲填平這條位於台中市區碩果僅存,蜿蜒穿過南屯市區的小溪,知道這條小溪叫做「黎明溝」的人恐怕不多。

       這一條年年獲環保署評選為「淨溪考核績優河川」的「溝」,從黎明路上的「朝樹橋」橋就可看到潺潺流水,再往前經過黎明國小和黎明國中,穿過辦公大樓林立的黎明新村,從干城街旁的綠地走上河堤,簡直讓人難以置信,台中市內還有如此清澈的水流,隨波蕩漾的水草,成群的游魚,還有佇立水中伺機而動的蒼鷺,小白鷺等,構成一幅豐富的自然生態-這就是我們時下所見到的「黎明溝」。

      「黎明溝」上游源自麻園頭溪,下游排入筏子溪,係行政院黎明中部辦公室及黎明社區等一千多戶住家重要排水系統,但97年間市府為了配合辦理黎明自辦市地重劃,業已核准廢除黎明溝,目前交由負責辦理重劃的富有公司進行規劃為住宅區及公共設施,當地居民擔憂,此舉不但會破壞河川生態,未來遇雨且不無成災之虞。

       其實對於久居都市叢林的民眾而言,這條長約5公里,寬約20公尺左右的水域,無疑是他們從事休閒遊憩的難得空間,一旦要加以填平後再以地下箱涵禁錮水的流向,讓原本漾盪的溪水走在暗無天日的地下,所有令人驚艷的生物一一遁形,不再滋潤人類幾近乾涸的心靈,是何等不近人情與違背自然法則的手法。

       當然,在從事規劃的建築、工程、都市計畫專家的眼中,既然要實施市地重劃,就要讓每一寸土地得到最大效益的利用,否則如何貫徹「地盡其利」?況且在都市化的過程中,像這類名不見經傳的「溝渠」被「蹧踏」掉的已不知凡幾。其實實在不能用「蹧踏」這樣的字眼來褻瀆開發利用的神聖與偉大,這些消失在地面上的「小溪或小溝」轉型為完整的建地後創造出多少附加價值,重劃之後的「富有」不都是普羅大眾或一般庶民一輩子迺迺遑遑企盼的夢想嗎?簡單的把黎明溝的長度乘以寬度,大約可獲得約100,000平方公尺的新生土地,換算地坪約3萬多坪,以市價計怕不都是「億來億去」的天文數字,等到坐擁豪宅、黃金城的時候,誰還記得那蜿蜒而過的一灣流水呢?

       常言道,識時務者為俊傑,「老農必須體認時代的潮流已使他不得不與美麗的田園割捨」,重現的場景也同樣的告訴你,「庶民必須體認時代的潮流已使他不得不與美麗的自然生態割捨」。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你不可能「魚與熊掌」都要兼得。問題是,你想要的是什麼?如果魚與熊掌不能兼得的時候,你能夠割捨的又是什麼?

       如果沒有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貪婪「人性」,對物質享受與慾望無止無盡的追求,根本就沒有環保問題的存在。環保問題面對的最大挑戰就是人性,想當年,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中過著無憂無慮、幸福快樂的日子,但還是克制不了蠢蠢欲動的好奇與慾求,非要品嚐一下禁果的滋味不可,以後的命運當然無庸贅言。由此可知,人類沉淪物慾由來已久,尤其在工業與科技的帶動下,更是如虎添翼,日甚一日。

       我們只能期待,人類會出現如孟子所說那種「不蔽於物」的天性,期待一個睿智、宏觀、具有遠見的政府首長、開發公司鉅子、建築師等主導市地重劃的首腦人物出現,在清明、自覺的理念偶而萌蘗的那一刻,不要處心積慮的只想到填河後所增加的地坪,而是將流貫重劃區的「黎明溝」規劃為一條美麗的「生命之河」,成為都市覺醒的典範,完整保留其自然生態之美,讓以後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甚至後代子子孫孫都可以自由自在的親近它,徜徉在它沁涼、靜謐的懷抱裡,這又是何等傲人的功德與貢獻,說不定它所衍生的市值還可能遠超出填河的報酬。

       但是,這都是一廂情願的想像與夢幻,現實的世界裡不會出現這樣「好康」的事情,堆積如山的土方已經蓄勢待發,只待一聲令下,堆土機、傾卸車就會一舉填平這條在市區中仍舊保有自然生態景觀的「小溝」,只有體認自然的美好與良善的人們,勇敢的站出來,堅強的團結在一起,大聲疾呼,實際的行動方能扭轉現實,維護台中市區的這一方淨土。

       不然,就只能在時代的潮流中與美麗的自然生態說拜拜!屆時「黎明溝」將不會再有第二天的「黎明」,從此墮入黑暗的深淵‧‧‧。

 

從朝樹橋上看黎明溝
 
黎明溝河堤景色,後方為重劃工程堆積的土方
 
黎明溝中的潺潺流水,漾盪的水草,成群的游魚。
 
佇立河堤覓食的夜鷺
黎明溝仍保有相當完整的自然生態景觀

 

 作者 / 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

 

 


地址:500彰化縣彰化市民權里永華街52號4樓
電話:04-7289348
Line ID:twecology   E-mail:ecology@ecology.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