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 第425期 出版日期:2015-08-19 電子報總覽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文/黃煥彰

故事的開始就是荒謬的錯誤

   旗山大林里俗稱圓潭的地方,東面臨山,水質清澈,水利署亦將該區劃設為水質水量保護區;由於水質清澈,當地居民長期飲用地下水(高雄市自來水普及率達96%)。居民多數務農,稻子、香蕉、檸檬、芭樂、木瓜、小番茄等作物,期間又有農民種植紅豔的火鶴花,溝榘中到處可見野生的黃金蜆棲息在清澈的流水中,這是台灣融合原始與祥和的傳統山林的田園景致。

    旗山大林里有一片共約6公頃的多筆土地,其中一大部分,原是一大型養豬場,在環保署鼓勵當地養豬戶離牧下,領取了補償金,並結束了養豬事業,但地主於2003年開始盜採砂石,挖深達十幾米,該農地變成為一個大水池,2006年高雄市經發局依砂石採取法處罰200萬,但這荒廢的大水池後來變成魚類與水鳥的天堂,也變成自然的滯洪池與水源地。

    2013年5月,當地居民發現該區卡車隆隆作響,中鋼爐渣一卡車又一卡車不斷運送進來,轉爐石不停地往池裡面倒,池水由清澈透明的水體慢慢轉成乳藍色,水的PH值也由中性轉成強鹼性,水的PH高達12,導致池中生物大量死亡,同時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難聞的氣味。

圖1. 中鋼的爐碴回填水質水量保護區池水pH值超過12 

 於是當地居民開始展開一連串的抗議與陳情,卻總是無疾而終:居民雖不斷的抗議與陳情都未得到良性回應,2014年6月中鋼的轉爐石終於把將近6公頃的大水池完全填滿。 

遲來的正義 

    監察院於2月4日通過糾正高雄市政府。監察院在糾正文中指出,高雄市政府明知農業用地依法不得回填轉爐石等煉鋼爐渣,於接獲陳情並會勘確認系爭土地違法行為時,卻未督促所屬落實列管追蹤,並依法及時採取有效遏止措施,任憑所有權人持續擴大回填面積達5.2公頃、數量超過99萬公噸(約25,950車次),總量將近100萬公噸,嚴重損害政府公信,確有違失因此提案糾正。 

    監察院調查報告說明:土地所有權人曾於100年2月間,依該計畫規定向高雄市政府水利局提出申請,擬以中聯資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聯公司)生產之轉爐石級配料回填於上開坑洞;惟經會辦該府農業局認回填轉爐石不符合農地農用規定,且有污染農地致無法種植農作物之虞,爰高雄市政府水利局於同年3月21日以高市水行字第1000010412號函否准其申請。嗣該府於102年4、5月間又陸續收悉經濟部(礦務局)來函:為確保永續農業生產環境,避免地下水或鄰近土層土壤遭受污染,轉爐石級配料等不得作為農業用地之盜濫採土石遺留坑洞回填物等指示,該府並據以102年5月27日及同年6月24日高市經發公字第10232296700及10232542400號函,轉知各列管坑洞之土地所有權人及管理機關。足徵高雄市政府受理本案民眾陳情時,確知系爭土地不得回填轉爐石等煉鋼爐渣之法令規定,合先敘明。 

   由上述報告可知本案是在明知非法下,行使強暴土地之非法行為。 

疑雲重重 

    給監察委員、環保署署長與高雄地檢署檢察官的一封信,依據監察院調查資料爐碴回填面積達5.2公頃,總量將近100萬公噸經換算可知這100萬公噸只夠掩埋6.8米深,而由環保署透地雷達圖顯示該區掩埋深度達20至30米深,那6.8米以下埋了甚麼?所以監察院與環保署調查不完整且不完善我們的訴求監察委員、環保署署長與高雄地檢署檢察官都須重啟調查。 

旗山水質水量保護區變成中鋼爐碴掩埋場疑點 

1. 中鋼說轉爐石之使用對環境生態具有相容性,根據103年行政院長江宜樺巡視各地指示事項辦理情形回覆文件中指出農委會農糧署前於102 年11 月22 日派員前往爐石掩埋場地勘查檢測,103 年8 月22 日該會並會同農業試驗所、高雄市政府及旗山區公所採集樣品,檢測結果,所採土壤pH 值高達12,遠超過一般作物適合之pH 值範圍,在深達130cm處之pH值仍高達9.2,顯示全土層均不適合植物根系之生長。此外鉻含量亦超過環保署公布「土壤重金屬汙染管制標準」,無法從事農業耕種。高雄市環保局為何不以農地土壤管制標準來認定汙染事實? 

2. 環保署與環保局在做任何土壤與地下水污染調查時,一定從最可能汙染點或已確認的汙染點開始設置採樣點與監測井,為何本案取樣嚴重違反專業標準?在爐碴掩埋區內竟無任何地下水監測井,為何成大環境永續科技中心所設的三個地下水監測井,全設在掩埋區外?如下圖所示,不但嚴重違背專業,何來中鋼公司所稱公正第三機構?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3. 當環保署先以透地雷達測出爐碴掩埋區,再採樣檢測地下水,測得地下水PH達12.4,顯見嚴重污染水質水量保護區,同時環保署報告有分析到脫硫碴,「脫硫渣」,雖非屬「經濟部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管理辦法」附表所列之再利用種類,乃非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公告再利用之廢棄物,然根據101年台上字第6674號判決,不因「脫硫渣」實際上可回收利用、鹼性與否、可否改良土壤,或供作鋪設臨時道路而有異,最高法院認為脫硫渣之性質仍為「廢棄物」,而脫硫碴既然是廢棄物,那為何可出現在旗山農地?高雄市環保局是否應依廢清法需執行清除。

4. 監察院於104年2月4日通過糾正高雄市政府。糾正文中指出,高市府明知農地依法不得回填爐轉石「等」煉鋼爐碴,顯然這場址掩埋了多種爐碴,這些爐碴是產品嗎?還是有很多是屬於廢棄物?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5. 根據當地居民撿拾到的爐碴分析與判斷,可證明此處掩埋的東西不單純,不只是中鋼的轉爐石。環保署應進行現場開挖,重新查明真相!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6. 環保署以透地雷達探測資料顯示深達20至30米,然為何只公佈6米的檢測資料?一般環保署污染調查,都需採樣到原生土壤,本案環保署是否也在隱瞞特定的關鍵真相?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7. 監察院於糾正高雄市政府文中指出,高雄市政府未針對旗山大林里的違法行為依法及時採取有效的遏止措施,讓爐碴回填面積達5.2公頃,總量將近100萬公噸。爐碴回填面積達5.2公頃,總量將近100萬公噸經換算可知這100萬公噸只夠掩埋6.8米深,而由環保署透地雷達圖顯示該區掩埋深度達20至30米深,那6.8米以下埋了甚麼?

8. 尊懷文教基金會會長王中義表示監察院只調查了5塊農地,實際上本案涉及農地地號共達21塊,其中還涉及公有地,公有地包括國有地與水利用地,下圖藍色與黃綠色部分。為何國有財產局與農田水利會的土地,可被挖深後再掩埋爐碴?監察院與地檢署應一併查明是否有公務人員包庇圖利的不法行為?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是官商勾結嗎?

   104年7月30日環保署回函讓人質疑,這是否是由上到下的官商勾結的共犯結構?環保署不但答非所問,更有損自我形象。

1.當人民提出對問題的質疑時,環保署為何不立即出動環檢所進行開挖採樣分析以釐清事實真相?環保署回函卻說由地主提供的資料回填的物質是來自中聯的轉爐石。環保署怎能未經科學方法查證,就以不法行為人的回答當成回答民眾質疑的答案?那是否有環保署的人員涉及官商勾結呢? 還是環保署邏輯思維與科技水準很低?

2.環保署回函以高雄市政府依違反區域計畫法處分,並移送高雄地檢署偵辦,來掩飾環保署的消極作為。然之前環保署以透地雷達探測資料顯示本區回填深度達20至30米,環保署長魏國彥當初記者會也公佈6米深的檢測資料,告知我們大都為中鋼的轉爐石。但爐碴回填面積達5.2公頃,總量將近100萬公噸。經簡單的數學換算可知這100萬公噸只夠掩埋6.8米深,這麼簡單的數學難道環保署沒有人會換算嗎?魏國彥只公佈了6米深是在幫不法業者隱瞞甚麼?我的問題很簡單也很直接7米以下埋了甚麼?是事業廢棄物嗎?如果是事業廢棄物,那不是環保署的責任嗎?不是就要依廢清法來處理了嗎?

3.本案在非法的前提下,環保署回應函說農委會去進行採樣時是採到轉爐石級配料樣品,非土壤與地下水污染整治所定義的土壤 。這就更奇怪了,農委會早已明確函示,農業用地填土之來源應為適合種植農作物之土壤,不得為砂、石、磚、瓦、混凝土塊、營建剩餘土石方或其它有害物質等。該地轉爐石之鉻濃度達702mg/kg,高出土壤污染管制標準(鉻250mg/kg)2.8倍,倘直接回填或混疊於農地,將立即污染該農地及毗連農地土壤。依據國內外學者研究指出,土壤鉻濃度達50-100mg/kg即對農作物根部產生毒害。另轉爐石酸鹼度(pH值)高達12.52,將影響回填農地及毗連農地土壤酸鹼度,高鹼度不適合植物根系生長,並對農作物生產造成危害,其它如脫硫渣等產品亦同。參考工業先進國家煉鋼爐碴資源化近況,轉爐石之資源化用途,包括道路工程、瀝青混凝土、鋼鐵廠再回收使用、填地(非農地)及其它少量應用如水泥、肥料、土壤改良劑等,尚無直接回填於農地之用途。所以依據現行法令規定,煉鋼業之轉爐石、脫硫渣等產品不得回填或堆置於農地。

4.環保署花了346萬補助高雄市政府釐清是否造成環境污染?但研究可持續補助100年、1萬年嗎?一年的研究就可證明千千萬萬年永不污染嗎? 為何環保署花了346萬卻連一個簡單的問題7米下埋了什麼?都回答不出來呢?一台怪手開挖一天就可知答案了?為什麼不做?還是產、官、學在共同掩護什麼?還是官商勾結在創造共同的不法利得? 誰拿走了不法利得?

結語:

    以環境保護為存在價值的環保署竟然以非土壤來搪塞問題? 環保署廢管處並未定爐碴使用限制範圍管理辦法是明顯失職於前?現又幫不法業者尋找脫罪的論述?更可笑的是一個國家兩個部會對土壤怎會有不同的解釋呢? 全世界尚無任何國家直接將爐碴回填於農地之用途,為什麼台灣可以?

   「人會說謊,土地永遠不會說謊」,土地污染問題一開挖就知道真相,還原真相是一種基本的良知,期待監察院與地檢署能重新啟動調查,環保署亦有責任以最簡單的開挖來還原真相。旗山水質水量保護區回填爐碴的野蠻行為應被有效遏阻並被清除,這不只是土地污染的問題,更是世代正義的問題。

參考資料:

1.廢棄物清理法廢棄物與處理行為之實務見解研析--高雄地檢署主任檢察官葛光輝

2.環境檢驗所環境樣品鑑識報告-旗山農地鑽探地質柱狀樣品

3.監察院旗山農地爐渣案糾正案文

4. (農委會提供)書面資料-1040605林淑芬委員召開有關「為檢討非屬廢棄物之產品或剩餘土石方污染農地,卻不受相關環保法令規範之問題」公聽會

旗山農地的野蠻遊戲—疑雲下的謊言

 作者/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 

 

 


地址:500彰化縣彰化市民權里永華街52號4樓
電話:04-7289348
Line ID:twecology   E-mail:ecology@ecology.org.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