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沿海種植「外來」紅樹林
是復育?抑是保育生態破壞?!

 
 
文•攝 / 施月英
 
 
 
 

  當「復育」與「保育」這兩層面,用於某一物種,不同棲地時,所產生的行為動作,將可能造成該棲地的哪些問題呢?

  試想看看,復育某一物種,其於該原生地自然演替下已消失數年、十年、百年或千年…,如今因為「專家」學者研究發現該物種於生態的立場或觀點上,非常的重要,建議在該處種植該處已消失的物種。這對該棲地而言,引進種植已屬於非當地的原生物種,種下去,對該棲地於自然演替下的其他物種而言,它是異客還是鄰居呢?

  經濟部水利署第四河川局於民國72年始,在彰化芳苑鄉的海灘地種植水筆仔與海茄苳23.66公頃,新寶萬興排水道種植1.24公頃水筆仔,目的在於「綠化沿海自然環境」與護堤。民國92年又於漢寶村的漢寶溼地,種植海茄苳與水筆仔幼苗10幾公頃。沿海種植「外來」紅樹林,是復育,抑是保育生態破壞?!

  以漢寶溼地而言,未種植紅樹林前,該灘地提供水鳥在海水快淹沒前的棲息與覓食地;種植後,很明顯地,水鳥必須提早離開可供覓食及休息的灘地。這是時間與空間的剝奪,最重要的維持能量的覓食地面縮減了,這勢必造成水鳥必須更辛苦的前往他處,或者把握覓食時間。這樣的現象於幼苗時期就已呈干擾。想看看,四年齡水筆仔開始有繁延後代的能力,再過3年,一棵7年生的水筆仔保守估計胎生苗300株,再經過7年。14年生與7年生的水筆仔胎生苗數量,可想而知,其繁殖速率驚人,而不是單純的倍數成長而已。接下來先文獻回顧,再來探討彰化海岸的紅樹林生態可能帶來的問題。

  根據台大地理系李建堂等,2002發表的研究報告「關渡自然保護區1986-1998年植群變遷」指出以航照圖判釋發現,自1978—1997年關渡自然保護區的植群有明顯改變,蘆葦與單葉鹹草覆蓋面積逐漸減少,水筆仔則不斷擴散。水筆仔成林後,該地區每年淤積平均增高2.0cm,致使水流減緩,攔阻泥沙堆積,為強勢的先驅植物。以下表為,關渡自然保護區植群變化1978-1997年增減%。

 
1978年
1986年
1997年
增加或減少%
水筆仔
0.3%
11.9%
68.9%
+229.6%
蘆 葦
67.3%
64.4
31.1%
-46.2%
單葉鹹草
32.4
23.1
0%無法判釋
-100%


  在關渡紅樹林不僅只對植物族群造成影響,對於水鳥更是明顯,1994年輔仁大學林明志於1979-1993年間研究「關渡地區鳥類群聚動態和景觀變遷之關係」發現鳥類族群中,候鳥種數有逐年降低趨勢,留鳥則無。將鳥類棲地利用類型區分為水鳥(水域泥岸游、泥灘、水岸高草游)與陸鳥(樹林性、草原性、水岸性、空域性)等七項功群,結果發現水鳥種數呈遞減趨勢,陸鳥主要受人為干擾,而呈波動變化,若將減少人為干擾,則陸鳥的數量有增加的趨勢。

  紅樹林原始生長環境,在經過長期環境的種種變遷演替下,動態消長平衡,物物相繫,互依存亡。當它由原生長地搬移至異地時,它是原生種,還是外來種呢?它是否會影響當地原有各種生物生態平衡呢?試想家中多了一個人,或者說,一個已經數十年未見的家人,突然地出現,他會不會影響家裡的生活?!

  試問,彰化沿海出現的紅樹林,由台北關渡引進人工種植,與自國外引進但是以自然方式傳播的大花咸豐草,這兩種引入的途徑意義於生態危害上,是否相同呢?!

  生態問題,不是一天或者一年就可以發現出來,它可能需要數十年,甚至數百年,才會被人們注意到它的生態危機。關渡紅樹林造成的生態問題,也是在20年後,因為單葉鹹草與水鳥的明顯減少,甚至消失後,才被提出來探討與研究。這樣類似的事件在台灣難道只是特例嗎?!

 


圖1. 彰化潮間灘地


圖2. 芳苑村的海茄苳顯著擴散中


圖3. 芳苑村水筆仔胎生苗與葉四處飄散


圖4. 海茄苳開花中,繁殖率高,氣生根密佈


  1995年的紅樹林生態系研討會論文集中,值得深思的幾篇文獻提到:
1、 1912年佐佐木舜一發表的「台灣的紅樹林植物」中記載,分布地由基隆至高雄港,且在鹿港、東石港至布袋台南,沿海均見紅樹林的蹤跡,數種有水筆仔、海茄苳、五梨跤、紅茄苳四種。但未提及見到細蕊紅樹與欖李。1936年金平亮三出版的「台灣樹木誌」提到水筆仔分布淡水及新竹仙腳石一帶,基隆的水筆仔則以消失,其他如細蕊紅樹、紅茄苳、五梨跤則以高雄地區為主要生育地點,另外海茄苳分布最廣,除高雄沿岸外,布袋嘴、東石港及台中鹿港海岸均有生長。

以上,物種與出現地點記載有出入,且都未詳記載數量及分佈類型,1912年無紀錄細蕊紅樹與欖李,1936年細蕊紅樹出現了,而現今廣植的另一種紅樹林「欖李」或是細蕊紅樹,是否也是由國外引進的外來種呢。這兩篇古老的重要參考文獻,不知被多少專家學者引用,再引用,卻無人真正去探究真實可靠性。

2、 紅樹林會使土壤鹽化、酸化(PH3.83-6.21)、缺氧、堆高。

  彰化海岸由濁水溪與大肚溪沖積而成,廣大潮間泥質灘地。紅樹林會攬阻微粒沙土使土壤變得更泥濘,土壤密度增加而易缺氧。灘地越來越高易堵住排水道,使得內陸淹水。落葉分解釋放硫酸鹽,使土壤變得更酸。彰化海岸最具都是代表性的生物有「螻蛄蝦」、「大杓鷸」、「黑嘴鷗」等,大多數只出現在彰化海岸,紅樹林種下去後土質特性改變,賴以維生的棲地也改變了,牠們還能順利地在此生活?!

  3、 澎湖紅樹林復育研究發現,發芽成苗成功率為五梨跤高達100%,水筆仔95%,海茄苳與欖李皆為90%。

  如此高的繁殖率,種苗要漂去何處落腳,還要隨潮流、風速、風向、颱風等等大自然力量傳播。落腳後的小苗「根深地固」,不容拔除,更何況是老樹「樹頭站得穩,不怕樹尾做颱風」。要如何疏林,又是一大難題。

  4、 紅樹林會改變招潮蟹及其他底棲生物的組成。

  其他文獻,1997年中興大學施習得教授研究提到,紅樹林改變原來的生態環境,使也得台灣招潮蟹無法生存。2003年中研院謝蕙蓮教授等研究提到,紅樹林的出現對台灣招潮蟹可能產生的衝擊,在於紅樹林改變了棲地的物理化學性質,而影響台灣招潮蟹及其他需要利用該棲地的生物。

  5、 許多研究證實「紅樹林是沿岸魚種的重要孵育場所」這句話,是不被支持的,而紅樹林底質型態亦會影響魚種組成。

  許多人都說紅樹林很好,可以孕育生物,但事實如此嗎?!大多數的小型海生物,以動植物的腐生質為生,況且紅樹林含單寧,只有少數生物能利用。紅樹林下的微氣候,溫度較林外低,無法適應的物種被迫搬遷。林下根莖密佈,能利用的生物更是有限。「重要孵育場」可能較用於鷺鷥鳥類。

  水利署第四河川局未經評估及草率地發包種植紅樹林,且未盡職責處理植後的經營管理,如今又要繼續在彰化海岸以「復育」名義,廣植紅樹林,這真讓人感到憂心與無奈。公部門的「永續」生態觀,其價值意義為何,立場又是如何?!
  大量種植紅樹林的原因,我想不外乎是人的問題。台灣的生態浩劫,大多數起源於所謂的「專家」。專家,常常無法顧及整個生態生命網絡,失衡的調查,導致「結果」錯誤的發生。「人」,各方面往往是有限的,在有限的領域求生存,選擇性的避開陌生的領域,努力致力於自己的專業,但往往越專越精,最後領域就越變越狹隘。

  紅樹林復育問題,不單只是地理上的「彰化」海岸,而是包括整體生態系「生物棲位」生存的問題。

  紅樹林,再不停止人為復育,難保海岸生態不會出現浩劫!!

 

作者/靜宜大學生態學研究所學生

 

 
生態隨想
  斷層台灣-我看《在中寮相遇》紀錄片
幾番清境不清靜
知天命之年登南湖感言
梅蘭鞍部的旗桿
勘查記實
  司馬庫斯傳統領域踏勘紀實:森林守護與自然學習記事
焦點人物
  焦點人物-蘇振輝董事長
活動預告
  請你走出來
2006為尋找台灣生命力而走環島苦行活動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