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探討大甲溪流域問題

 
 
文 / 張豐年
 
 
 
 

  九二一地震及後續諸颱風豪雨於大甲溪流域產生之災害至九三年之七二水災似乎達到頂點,個人基於多年來之觀察深切認同「災難肇因於人禍遠甚於天災」之洞見,因此曾於本刊第 6 期( 94 年 1 月)為文探討,期能多少改變公部門之思維。迄至九七年卡玫基及辛樂克颱風先後來襲匆匆四年又過,惟不僅舊題未解,復因新政府傾全力將各種工業開發往中部地區遷移,適值金融海嘯經濟蕭條又要擴大內需以掩蓋執政之無能,衍生之新題更趨複雜,茲再次探討如下:

  1.   新舊政府皆尚未認清「地體循環」不暢是地震後系列嚴重土石洪流之加重因子,大甲溪系列壩體淤積之鉅量沙石仍為不定時炸彈:
   大多數人應能接受歐亞板塊之斷層錯動造成地體抬升,決定台島雛形之說法,但卻少有人注意到颱風豪雨接續雕塑地體之重要性。地震後崩落之砂石必須藉由雨水之帶動經各大溪流回歸大海,否則過於高聳之地體不利於島民生存。換言之,地震颱風豪雨等自然現象對台島而言為必要之惡。不幸國內各種重大建設,特別是水利設施於規劃之初卻常忽略掉此事實,於各大河川主、支流製造無數人為障礙,以致日後土石洪流難以通過,種下今日災害難與善了之遠因。
   於大甲溪沿線建六壩,固然早先利用到各種地利資源而在經濟上有所斬獲,然在九二一地震後卻因阻礙地體循環額外衍生上游淤積下游淘空一系列後遺症(圖一),揮之不去。其詳情請見本期「拆壩 - 非無可挑戰之神話」一文。

  2. 在谷關分廠復建不順,復且大甲溪嚴峻情勢未改善之下,青山電廠復建案之環評又在充滿爭議中被暗地通過:   谷關及青山電廠相繼泡湯之原因分別為天輪壩及谷關壩淤積抬高上游河床達 20 -30 米 ,導致洪石流經由 各廠房之 連外 通 道,如尾水道、各式出風口倒灌而入 。 假若台電警覺心夠,在桃芝颱風首度造成谷關電廠泡湯後即預作防範, 則 七二水災所有 六 分廠應皆可倖免於難 ,可惜事與願違。
   青山分廠泡水初期台電總不忘強調考慮生態環境不輕言復建,不過事過境遷,九六年初就急著提送環評審議。台電改口必須及早復建之理由在於:水力發電為乾淨能源,無製造溫室氣體之虞,具啟動迅速優點,為調控電壓頻率之必要,且其施設地點取得不易必須盡力保留等等。環保人士則駁以:(一)台島整體水力發電設備容量雖達 13 %,但實際發電量佔不到 4 %;大甲溪之水資源以大台中地區民生用水為第一優先,其撥用必須徵得水利單位之同意,換言之電廠設施容量雖大,卻常閒置。(二)整大甲溪六處分廠之發電總量占不到全國之 2 %,其中谷關與青山分廠合占更不到 1 %。況且大甲溪電廠發電量僅及南投明潭抽蓄系列者一半,非無可取代。(三)在近年來夏季尖峰備載量達 12-20 %之歷史新高下,台電若仍脆弱至必須藉助於谷關、青山電廠不到 1 %之發電量,則顯示其整體調控出現嚴重問題,有必要重新檢討,特需考慮萬一戰爭時壩體會不會成攻擊之目標。(四)各種人為設施實難攖土石流高峰,大甲溪谷關壩至青山壩之情勢尚日趨惡化(圖二),苟若硬要復建,難道不能讓青山電廠保留軀殼,等到災變脈衝過後,且證實復建於先卻滲漏不止之谷關分廠經得起考驗後再議。(五)近年來眾多研究已證實水壩亦是二氧化碳、甲烷等氣體產生之溫床,其對全球溫室效應之貢獻高達 7 %,水力發電為乾淨能源之神話已站不住腳。
   雖然環保人士奮戰力擋,但在 九七年八月四日 之第 169 次環評大會中,新政府卻在未通知任何環保人士或學者專家之情況下偷渡成功。吾人擔憂青山分廠條件較谷關分廠更為險峻,難保不會重蹈谷關分廠二次泡湯之命運,更質疑到處搶蓋電廠之台電為能消耗掉多餘之電力而祭出各種特惠優待,並搖身一變扮起台灣經建火車頭之角色。為此下游有數團體及民間人士委由律師向行政院提起訴願,然迄未接獲裁決,這場硬仗還有得打。

  3.  七二水災後舊政府經聽證程序宣布中橫暫緩復建之禁令於九七年八月二一日已被新政府交通部悄悄推翻:
   中橫硬被開通導致山崩地裂之可怕後遺症直至四十年後之九二一地震方始擺在世人眼前,九三年七二水災後更是柔腸寸斷(圖三)。斯時本已擬三復建方案之舊政府礙於形勢比人強,經公視公開之聽證程序後不得不黯然宣布暫緩復建,當時不少學者專家及環保人士(包括筆者在內)有幸與會。但之後梨山、谷關地區居民反彈,地方政府附和,公路單位基於自身之權責,台電為探勘青山電廠,公共工程委員會又主張中橫之再次通行必須以源頭治理野溪為先決條件,各單位競相陽奉陰違以各種冠冕堂皇理由為藉口出入,中橫實則早已變相通行。但不管如何說,舊政府之禁令是經一定之程序正義,變相開通亦僅止於遮遮掩掩而已。但如今新政府決議開通,卻未經任何公開程序,亦未通知異議人士,亦不知其葫蘆裡賣什麼膏藥,顯然平時口口聲稱生態保育只是虛晃一招而已,吾等擔心復建之代價為中橫之第三度傷害及大甲溪系列壩體潛在威脅之加深。

  4.  缺乏總量管制概念與低級之調水藝術導致水利單位必須藉助於不斷之開發各種蓄水設施以應付日漸窘迫之中區水資源:
   大台中地區用水之調配主倚賴大甲溪之系列水庫特別是石岡壩,與大安溪之鯉魚潭,縱使中水局之調水藝術不佳,但原本尚不至於匱乏。然近年來在中科效應發酵下,大部分之中西部平原已如同被規劃成一超大工業區般,用水日窘。九二一地震後受損之石岡壩體雖已修復,但中水局卻藉口地貌改變失卻原有調蓄功能,乃規劃於上游八寶圳處另築大型之攔河堰以取代。然接踵而至之洪石流、淤積遠超乎預期,終讓中水局不得不暫且束之高閣。九七年初中水局又捲土重來另提「大安大甲溪水源聯合運用工程規劃案」至環評會,擬從石岡壩上游闢引水隧道至后里,另在后里開闢第一、第二淨水場。環保團體質疑如下:(一)參酌「 工業區開發環境影響評估審議規範」八之 3 、 4 之立法 精神可知在一定距離內應不容許淨水場與工業區並存,以免發生污染之情事。而鯉魚潭淨水場既開發於先,後續中科后里農場基地之開發應無由通過。雖該案環評已硬闖成功,但卻永遠無法掩飾有違上述法令之情事。在上述爭議未息之際,中水局變本加厲試圖引進另二淨水場,勢必危及大 台中地區兩三百萬人之飲用水安全, 需慎防出事被告。(二)近期環署已修改 飲用水管制標準,強調若淨水廠周邊 五公里 範圍內有大型污染源者需將戴奧辛納管,顯已注意到空飄污染問題。在中部十大戴奧辛固定污染源中后里就佔了二處(豐興鋼鐵廠及后里焚化廠)之劣勢下,首先請環署預先評估如硬要開發將來可能又被告之後果。其次,環署既已有心要管制落塵污染水體之問題,則該進一步搜尋還有哪些污染物該列管。於后里地區,不管既有或新進之廠商都有可能排放鉅量之揮發性有機物或重金屬,就相對的總量或水溶性之巨大落差而言其潛在之威脅應遠大於戴奧辛,應一併列管。
   有鑑於不管大環境或新舊政府皆仍趨向於開發,環保團體亦需能進能退保留彈性,以免硬戰到底最後全盤皆輸,個人因而建議如下:本開發案之正當及急迫性疑竇叢生,建請退件。苟若環評會無意於否決本開發案,則請另考慮如下相對經濟有效之替代方案:持續疏浚各水庫,特別是石岡壩。理由在於:本開發案雖擬增闢淨水場,然在水資源就是如此多之排擠下,可預期效益有限。過往大甲溪中上游徒建諸多水庫卻因未積極疏浚,以致儲量銳減。苟若有系統清淤,統籌運用,則增加之容量斷非區區二淨水場所堪擬。由於石岡壩在九二一地震後被誤認容量大減,因而中水局即有藉口需另築八寶攔河堰以替代,然事實上因斷層隆起庫底坡降變緩,庫長往上延伸,石岡壩儲量不降反升(圖四)。苟若能善加利用該優勢,有效持續疏浚(如以纜車輸運砂石至石岡壩下游,藉助自然水力往下輸送),不僅可大幅增加有效容量,兼且可補注下游之淘空,一舉兩得。雖然環保團體言之有物,但仍不敵開發派,該案於 98-1-15 之專案小組三審中被有條件通過。但拖至 98-4-20 之 176 次環評大會,在后里鄉親專程北上奮戰與部分環委之支持下,意外但很可喜地遭退回重審,環保團體總算又暫扳回一城。
   現行環評機制不全乃眾所皆知,不管環保署或環委們先天上大皆仍偏袒開發單位、財團廠商,因而各案縱使有人能理直氣壯地加以反對最後大皆仍不免遭各個擊破。欲環評改變此宿命並非不可能,只要能讓多數環委有全方位(非僅單一項)總量管制之認知並願適時使力,則縱使無法可依循,把關亦大有可能。執是請各方平時即軟硬兼施地再教育甚或鞭策環評委員!

  5.  有別於七二水災,卡玫基及辛樂克之災損主為河道內過頭之工事:
   九三年之七二水災因雨量特大且前後持續接近一週,大甲溪整流域之土石災變為典型之壩體上游淤積下游淘空,殃及電廠、民房、橋墩、堤岸等。但屆至九七年卡玫基、辛樂克二颱之先後到來谷關馬鞍壩河段皆已經多次疏浚,且雨量相對較小,因而少見殃及周邊,取而代之的是河道內人為工事之受損。爭議最大者莫過於號稱勞斯萊斯級公路(起於東勢河濱公園終於谷關,謂之世界最長之石籠工事當之無愧)之砂石車便道(圖五),該道約四年前開始修建,但每遇大雨則被沖毀(圖六),民眾因而一再質疑:有何必要鋪柏油路面?有何必要以石籠做基礎反阻礙行水,特別是麗陽段最狹窄部分?有何必要以水泥涵管跨越河道(圖七)?縱使外行人皆可輕易看出該些工事勢必經不起滾滾洪流之考驗,但自詡為專業之第三河川局卻好似看不出且越挫越勇,九七年春便道終於首度貫穿整河段,風風光光地通車。但好景不長,果如所料經不起卡、辛二颱先後之考驗而柔腸寸斷。惟禍不單行,檢調單位又另查出三河局長及其屬下多人曾多次接受廠商之邀宴、性招待,並配合更改設計等等不法,因而予以起訴。筆者三年來一直追蹤該些荒唐之工事,早就料定遲早必出問題,果不其然。
   亡羊補牢,有數點相關問題值得回頭探討:(一)據媒體報導該道乃因東勢居民趁前總統蒞臨勘查時抗議穿梭不息之砂石車造成塵土飛揚及頻繁車禍而追加經費精築,但筆者懷疑乃共犯結構趁機假藉總統之名使然;(二)縱使砂石車皆改駛河床便道,但台中縣府卻仍以東勢谷關段視線不明易肇禍為由,強迫所有行駛台八線之車輛縱使在大白天亦仍需開燈,否則開罰。此真荒謬,該路段一年到頭有幾日飄雲霧?苟若碰上視線不明,再要求開燈亦不遲,何需強迫集體大浪費。新政府若真在乎節能省碳,請即刻制止台中縣府之荒謬;(三)該案絕非特例,類似變相之永續工程俯拾皆是;而石籠絕經不起洪流沖擊之案例比比皆是,水利單位為何仍樂此不疲?(四)醉翁之意不在酒,筆者最擔心者莫過於闢此便道乃為日後國道四號延伸至東勢谷關預作準備,屆時大甲溪之生態環境恐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步矣!

  6.  大甲溪流域之人為開發破壞肇始於民國四十年代中橫之闢建,之後於興建系列壩體及電廠時達於高峰,然嚴重災難迄至九二一地震及七二水災時方始出現,時間之落差長達四、五十年。或許有些人因非居於中部地區而未能感同身受,甚或有些人幸災樂禍,但台島地勢天候特殊,每一條主要河川、每一條高山公路皆有可能步上大甲溪及中橫之後塵,差別只是遲早而已。大甲溪及中橫九二一地震後之慘況絕非特例,期待政府及人民能從此痛苦經驗中及早醒悟過來。而九七年距九二一地震將屆九年之卡玫基、辛樂克二颱先後之重創讓我們得有機會更深思遠慮:地震等自然力帶來之災難原本可隨時間之流逝而遞減,但系列壩體之續存卻又將其緊緊扯住不放,我們是否在跟大自然及自己過意不去?值此新政府上台該尚有反省能力之際,務請重新檢討過時之大甲溪流域政策,特別是壩體之存廢。縱使願景多美好,假若無法保證下游居民身家生命之安全,則將中部打造成一超大工業聚落之政策應適可而止。今年之颱風豪雨又即將到臨,願天佑吾等大甲溪子民。

 

作者 / 壽豐診所、台灣生態學會顧問、台灣蠻野心足協會顧問

 

 
大地詩抄
 

紅螞蟻&穿過石頭的激流
木棉輓歌&木棉路

生態教室
  日日春
印象楠溪
 

楠溪林道奇遇計
楠溪林道幻想•痕跡
春來楠溪
心美楠溪生態之旅有感
楠溪橋
山屋之夜
春風和煦
台灣山羌低吼
五色鳥的回音

學生園地
  深藍色的哀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