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更新網站、資料建構中
陳玉峯老師文章將定期更新
邀請您一起來收聽 [台灣夢工程 ]、[樹、花、草]廣播節目
 
載入中...
 
 
訂閱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報
 
 
 
 
 
      首頁學會簡介台生中心研究報告
 
  • 政、經系列
  • 都市生態系列
  • 農、林、國土系列
哲思的政治與政治的哲思(下)
2010-05-13 10:51:59
 

 

陳玉峯

 
       ~印度阿占塔(Ajanta)一座壯麗的石窟中有條銘文:一個人只要在世間留下清晰生動的記憶,他就會繼續在天堂享受幸福。因此,人們應當在山間建立一座紀念碑,讓它永存於世,與日月同輝」~
       西元前2世紀以迄西元5世紀,開鑿阿占塔洞窟、創作佛教曠世壁畫的藝工們,如今在兜率天安享淨土極樂,阿占塔是世界重要文化遺產之一。可是,誰都知道,原初佛教或佛陀涅槃後5百年間,幾乎是絕對唯心的佛教思想,根本不許偶像崇拜,既無佛像更無廟宇,充其量只有抽象、簡單的幾何圖案聊作象徵而已。然而,抽象唯心太神秘,要宣教得造神。人民永遠需要神,「如果沒有,也得創造一個」!唯心乎?唯物?心、物大戰,靈肉火拚,有人的歷史就從未間斷;奇怪的是,先有「唯物」,而後產生「唯心」,再而超越「唯物」,從而締造人種文化。事實上,唯心、唯物本自一體,人種卻老是在撕裂、對抗、和解,以及再循環中才能進步。
       阿占塔銘文的關鍵在於一個人一生中「留下清晰生動的記憶」,而不在具象的形體或物質,但物質也是留下文化記憶的載體,提供傳承與再創造的依據。台灣20世紀百年銘文中,李前總統絕對是「清晰生動」的一脈記憶。
       2007年12月24日,阿輝伯在「李登輝學校長老教會牧師班」座談會上,宣講了《新時代台灣人—我的「脫古改新」》一文,闡述20世紀日治、國府治台的台灣人,乃「邊緣人」的處境與地位,是外來民族的奴隸,也是自己民族的奴隸,但2.28激發台人「我是誰」的主體意識反思,他則在因緣際會下從政,且透過「寧靜革命」的手段,反抗中國「託古改制」,或發展停滯的法統神主牌,從而脫離亞洲價值(其所謂「脫古改新」),進臻台灣主體及民主制度,而欲達此目的,文化建設(註:文化革命)是根本。他講演的後段,剖析他對生命意義的探索,以及一生為台灣奮鬥的思想依據;他將此等思惟化約為對死亡、自我、超越與信仰的反思與證悟。可以說,該講演或內容,誠乃他在總統卸任後,總結其一生,向自己、向歷史、向神所做的告白與交代,然而,就實質內容而言,並無超出《台灣的主張》一書。
       筆者在去年底並無聆聽他的講演,現場如何不得而知,然而,從他的文稿後半看來,只用了大約6百字,說明他由生物性,如何超越而轉化為精神性、文化性的人;揚棄小我、私我,如何證悟「不是我的我」、「我是主在內的我」(註:大我、無私的我、信仰的我,也由此等哲思從事政治活動,產生一項項對台灣民主化、主體化的務實政策。
       然而,他的文稿太濃縮,對超越死亡的說明,係引述海德格對尼采超人說之過於化約的詮釋;在信仰轉化或轉化信仰的過程則隻字不提,筆者懷疑聽眾或讀者難以領略其要旨。也就是說,李前總統在去年底迄今的人生總整理言簡意賅,屬於太廟堂銘文之類,常民難以理解;而3月11日他與筆者家常式的言談,使用的是生活語言,請容我寫成可以擺放在7-11的贈閱品。然而,以我對東、西方文化的瞭解,我實在無法全然同意李前總統過於簡化的特定看法,但他實在擁有許多單純執著的可愛而值得尊敬。我可能會誤解他的表述,但我不可能只是去歌頌他,我往下要述說的,毋寧只是在他的著作中(例如台灣的主張,一些也許次要或細節的銜接而已。我沒忘記訪談他的原意並無目的,只是去看看一些值得欣賞、感恩的台灣人物。
       阿輝伯所認知的中國政治制度與文化,最核心的結構是五千年閉鎖性的「法統」主義,無論如何改朝換代,骨子裏從未改變,從來都是「託古(不)改制」;中國歷史只有皇權制度史,皇帝或政治的目的是權位的鞏固、版圖的擴大、財富的剝削,而罕見有老百姓的生活與價值;朕即天下,奉天承運、君權神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而以現代話來說就是「一個中國」。有史以來,中國嘗試進行的政治改革,只有商鞅變法、宋代王安石,以及清代戊戌變法,但三次都失敗。19-20世紀,孫中山先生的理想亦功敗垂成,共產主義更是中國化。歐洲人認定,中國政治就是「亞洲式的發展停滯」,而李前總統最大的「野心」,便是在台灣打破這五千年的魔咒,否定「亞洲式價值」或「法統式的中國陰魂」,因此,他說他「脫古改新」。
       他的這些見解,大抵出自清末、民初,中國知識分子的反思,例如魯迅、胡適、郭沫若等等,骨子裏正是西潮東漸引發的異文化大衝擊,且如蔣夢麟的名言,佛陀騎著青牛來到中國,耶穌可是搭乘砲彈從天而降(註:我加以改寫)。
       然而,談這些太沈重,我回到與阿輝伯的對話。
     「…光復之初,大家都很高興,沒想到不多久就發生2.28。那時,我強烈地感知台灣人從2.28之後,開始質疑『我是誰』;大家普遍有種感覺,卡早是異族人的邊緣人,除了少數如辜家等較特殊者之外,絕大多數台灣人都在核心外;而現在說是同族,卻也是邊緣人。即令不是古埃及時代那種純做工型的奴隸,在政治、文化…上的確是同族人的奴隸。而2.28這一刺激,我第一次看到全台灣、全國性地站(出)起來。但是,也只有在台中的謝雪紅最有辦法而已,那時又逢她身體很不好的狀況,但她勇猛地指揮作戰。至於其他地區、許多人,大多含含糊糊…」
      「歐吉桑,您自己也是在2.28之後才覺醒的嗎?」
      「不!卡早我做日本兵仔,還做到指揮官少尉,對這些事情早就心知肚明了!」言下之意,他早因殖民地次等人種的遭遇等等,以及早熟、唸書的反思,內心了然,而且,他受完整的日本教育,對中國歷史的瞭解來自異文化的見解,有助於跳脫本位醬缸。
      「…日本老師教的中國史是從鴉片戰爭開始的,光是鴉片戰後中國史就教了一整年….我們做囝仔時就知道蔣介石政權如何、如何,他邊北伐邊與宋美齡談戀愛…而孫中山先生真的是想改變中國的制度,可惜理想難竟…如今大量外國資金、人才、技術湧進中國,看看是否能改變中國?共產黨本身與歷來中國朝代如出一轍,只在乎他們的黨如何長存、確保,而不在乎百姓生活的好壞、勞工問題、農民困難…,攏無在解決…;中國完整的歷史都是我後來自己唸的…」
      「2.28那當時,中國人叫各地的台灣人成立『調解委員會』,這些委員會多是那些愛出風頭吔,啊攏去參加。我也去門邊看看他們在開啥會,看起來,我心內想,這些人怕都是會壞喔!(註:後來果然很慘)…」
      「終戰或差不多228以後,我開始由唯心論轉變為唯物論者。之前我坐禪自制,要求克服自己,將精神力提升得更高,更無我,但後來覺得只靠這一套唯心論是不夠的。特別是戰後,看見大家都沒東西吃,我也到廣島看原子彈爆炸後的慘況,在這現實的基礎上,我變成唯物論者」
      「戰後大約10年之內,我是馬克斯主義、共產思想,我認為讓百姓有得吃、活得好才重要….於是,我內心最大的問題就是唯心與唯物的衝突,我不能平衡,無法解決這困境,因此,我開始去找『神』,到底有沒有神?」
      「…我在32~33歲前後開始尋找神。尼采說神已死,我說我要去找尋真正神的存在…台北的教會我走訪了5年,我怎麼聽牧師的佈道也沒法度聽出神的存在,只聽得愛睏…後來,在一個沒牧師的集會上,遇見一批由前輩弟兄帶領後來者的團體,他們很激烈地討論聖經的問題、神的種種問題,從而我受到很大的影響,…」
      「神學上種種理性上、科學上不能相信的問題太多,然而,你不能相信這些不能相信的問題本身代表你沒有信仰你不懂得去信仰信仰絕非理性的而人的問題也不只是理性的;你若站在認識論的角度,要去認識神的存在,這是不可能的代誌!問題只在於你信或不信,那麼,信的問題是啥?信就只是你去信就好了,信是實踐沒看見就去信嘛!就像耶穌復活後告訴多馬的話:『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些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
      「如此一來,感覺很自然,只是去相信它就是這樣子。這對知識分子來講,是件很艱苦的代誌,得放殺自己的思考方式,改以信的方式來信仰…,此過程的一些心情、看法達成後,我就受洗,從此,我開始感覺我,不是我的我,而是相信耶穌ガら,我,是耶穌在裏面的我。這樣的一個我,對政治啦、各種人的問題啦,就變得都不一樣(學問則是另外一類的代誌)不是法律問題、不是做不做官或官僚的問題…,問題是老百姓住得如何、過得如何?他的困難在什麼所在?你有信仰,所以才有這樣的動機,才會去瞭解社會為什麼貧富差距那麼大!你若有宗教上的公義與疼惜的心,你對所有公共事務的態度就會不一樣。你若執政,你就有了動機…..」
     「我在高等學校一年級時…」阿輝伯就是在這時,切入他年輕時代對生死的看法,而後延伸出近來對《千風之歌》的一番感性的陳述。
 我可以理解青年時代的他,對生死的關注,為何會變成一生價值依歸的源頭,因為我這一世代也是如此。同一年齡前後,我只在乎人生的終極答案,且背負著它究竟一生。事實上問生問死同一回事,只是在問活著幹嘛,有何意義?而貫穿阿輝伯一生的價值告白,他將之歸宿於信仰的轉折,而且,他對信仰的詮釋簡單、直接、誠實,武斷得超越,沒有任何多餘。
       人生沒有太多理由,活著不作過多解釋。「竹影掃階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信仰不需理由,妄相中而活得自在。
       2008年4月6~21日,走訪了一趟印度宗教苦旅之後,我更可了然阿輝伯一生的告白。

 

 
  
 
將本文收入書籤: 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Baidu furl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technorati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 電話:04-7289348 │ Line ID:twecology │ 地址:500彰化縣彰化市民權里永華街52號4樓
Copyright c 2009 台灣生態學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