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更新網站、資料建構中
邀請您一起來收聽 [台灣夢工程 ]、[樹、花、草]廣播節目
 
載入中...
 
 
訂閱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報
 
 
 
 
 
      首頁學會簡介台生中心研究報告
 
  • 政、經系列
  • 都市生態系列
  • 農、林、國土系列
大鬼湖剳記之一
2010-05-13 11:52:19
 

 

巴攏公主與哈利瑪歐
陳玉峯

 
     「無以計數的大小蛇族交織排列,迤邐連綿成一條山徑。巴攏公主踏在韻律蠕動的蛇背上,輕快前行。說是疾行,其實她幾乎紋風不動,是蛇族細密的背浪,承托著她流走。旁側的蛇族也沒閒著,一路編織著公主的嫁妝」
   「巴攏公主到了巴尤池,蛇道筆直鋪展到池心,但是只有百步蛇族可以進入池邊及池面。公主在池心洗手、濯足、淨身,換上新手套、新衣;她的容顏及裝扮,恰似四季天候所有的彩粧,隨著心思而變化,而人世間的辭藻無法去形容它」
      「蛇道蜿蜒縱走,來到了達羅瑪琳,三個古老的湖、池地。盛大的婚禮在天地、湖心之間舉行,所有的生靈、精靈都參與,蛇王與公主在傘蓋下翩翩起舞,而後,緩緩在湖心沒入水中,百步蛇族則繼續在湖面上輕舞,直到今天,只要陣風拂過水面,蛇舞的陣仗就整齊劃一地排開」
 哈利瑪歐低沈的嗓音平穩地敘述,但對於故事的細節時而只剩下呢喃、咕噥,以致於我不認為他在講話,而是公主親口在對我訴說。
     「公主把她的頭紗輕輕上拋,湖面上就有了雲與霧;把她的衣裳向周遭揮灑,山脈大地頓時披滿森林;她的嫁妝安放在『紮卡濫』,也就是大鬼湖的第三小湖(西小池),以及與之相通的『利蒜』,即第二小湖(東小池),其實,第二、三小湖皆可叫『紮卡濫』,意即大房子旁側的小房子或廂房;公主住在大湖,名為『卡達阿濫』,意即主要的房屋,包括客廳,而且,還有『最大的頭目』的意思;整個大鬼湖地區就叫做『達羅瑪琳』。公主是我們魯凱的祖先,加上榮耀,我們的族人死後,靈魂也都來此歸依」
       生就濃眉方臉的哈利瑪歐寡言沈靜,予人嚴肅感,因而一開始我也不怎麼注意他。我們一行15人,要前往大鬼湖,拍攝高地湖沼及台灣杉,我被賦予聊充路人甲的角色,偶而解說關於生態方面我有限的所知;哈利瑪歐則以魯凱耆老的身份,充任在地嚮導,並負責其文化的說明。
       哈利瑪歐除了與魯凱麥的母語交談之外,罕見向人說話,鏡頭前受訪還得魯凱麥的翻譯。他之所以引發我的注意,不是頭戴百合花、多種鳥羽及蛇紋飾,而是每逢大夥兒精疲力竭、林徑小憩之際,他背倚奇重無比的木背架(像極了貨櫃、船運的木架框)蓆地靜坐,一旦坐定,那氛圍直似坐死了半個世界的紛嚷,而鬼神迴避、精靈沈睡,或俗話說的老僧入定。有兩次,摸黑趕路中,我沒有猛然或突然地「猛然」發現他躺在箭竹叢中等候同行。我必須使用「沒有猛然的突然」這樣的字眼,是因為通常人在黑暗而闃無人煙的世界,冷不防碰著人或其他動物,總會作驚嚇或之類的本能反應,然而哈利瑪歐不具備這種性質,他在那兒跟一株長尾柯或森氏櫟杵在林間沒有差別。他走路時是動物,靜止時只是歸位的樹。我想跟他不刻意地談天。
       2008年12月28日夜深,大鬼湖伏流出水口營地上,大夥兒都已窩入睡袋中,我與哈利瑪歐促膝營火旁。我想起白天在「紮卡濫」池畔,他指著昆欄樹對我說「這叫『迪拉魯』,飛鼠吃它的果實與嫩葉,吃掉了的果實,山豬、水鹿也撿來吃」;再指著玉山箭竹「這種『迪拉魯曼』海拔得2,000公尺以上才有,這裏是水濱,故量少」而旁側的魯凱麥正在鏡頭前講解「磨辣劃」,也就水鹿換角,摩擦樹皮的痕跡。
       我也想起26日夜宿雨古亭,魯凱麥沒花多少時程即獵殺了兩頭母山羌。27日早餐後,麥導要我講解此間闊葉林生態系,我從「莊嚴國土、成熟眾生」的譬喻,談到狩獵的窘境與弔詭,並非都會法規或是小是小非的二分對錯,我知道現場取締盜獵的公職人員必然心驚肉跳,我知道這段錄影不可能公開播出,我也並非在指責任何人,人一有心執,衝突、紛爭、傾軋接踵而至。沒有一種水聲可以完滿詮釋風濤;傳統無能解決的,文明依然在苦惱。我講完後,哈利瑪歐握著我的手對我說你是我祖先」我了知其意為「你說的跟我們祖先一樣」
       營地位於風隙,冷風虎虎。我問哈利瑪歐:「你在深山孤獨一人,想什麼?」
   「我去打獵,我想著打獵,去那裏、走那裏,然後,等著我的夢。夢中,神、祖先會來告訴我。你要拿嗎?你不拿麼?你的命是否會斷送?無從預知啊!能否得到什麼東西,我們看不見啊!神與夢會告訴我」
   「烤著火,你想什麼?」
   「就睡覺啊!感覺著熱、熱、熱、熱….」
   「山間夜深,你曾經恐懼、害怕?」
   「沒有。民國47年起,我跟隨父親打獵,野地裏爸爸跟我講解每一座山,如果山背斷了,就會有懸崖、峭壁,走夜路得避開;這是什麼樹、那是何種木材;什麼動物會有什麼習性…,慢慢地我才知道了許多事。山上很高、很大,為什麼?因為有許多祖先的阿公、阿嬤住在這裡。你來,你得尊重祂,才會有好的回報…」
      「曾經有個他族人,來到『卡達阿濫』,射殺了湖上水鴨(註:可能是鴛鴦),並燒烤來吃,結果差點兒死掉。我們來這裡,不能喧嘩,一草一木不得亂動;你不守規矩,你不尊重祂,祖靈立即降下雨霧,他不送東西給你,甚至會處罰你。我在山裏,處處與祖先同在;自己要照顧好己身安全,就不知道什麼叫恐懼」
       1980年代迄今,我耳聞許多大鬼湖的奧秘與傳奇,包括荒腔走板或完全否定巴攏公主的故事者,無論如何,大致上可化約出禁忌、祖靈崇拜與傳承等三元素。早在20餘年前,我解析中央山脈主稜縱剖面,認定能高-安東軍、塔芬池與雙鬼湖地域,正是台灣高地演化的三大隔離機制區,特別是後者,從卑南主山到北大武直線距離60公里山區,主稜陡降大約2,000公尺落差,導致大武地壘的高地生界與中央山脈的傳承斷線,北大武的台灣鐵杉族群也因而在型態上異於中、北台。而這60公里崩陷區的最低點,正位於大浦山南北區塊,也就是紅鬼湖、大小鬼湖所在地。
       以白話說,三鬼湖暨其南北段落乃是全台灣地體最脆弱、最易崩塌的險惡地。東西各川流的向源侵蝕劇力萬鈞,挖掏劫掠各顯神通,迫使此等山區不復山稜本色,逼得地理學家只能以地形「古老」來形容。這古與老指的是山系的生老病死,甚至於死去活來而遍佈湖地沼澤。
       當年我認定,魯凱先民等,承受頻繁的地變與劫難,切身之痛的經驗口耳相傳,且蛻變為禁忌,禁忌層級甚至提升到戰戰兢兢的禁聲、禁影,隨後,復將祖靈崇拜的象徵暨圖騰置放湖中,就人地關係或土地倫理而論,誠乃台灣文化的真典範;巴攏公主與蛇王不只是傳說、神話或靈異故事,直是活生生的生態經、律、論。
       巴攏公主的頭紗,是東北季風、西南氣流在此中央山脈最大風隙地的大截留,一旦高聲喧嘩,音波能量傳導,霧雨當然順勢流瀉;公主的衣衫不就是原始林木鬱鬱蒼蒼?它們蓄積、蘊涵最大的水資源,更張結脆弱地千年的穩定,一旦你撕毀公主的錦繡,山崩地裂只是常態;公主、祖靈的庇蔭下,孕育了野生物的生生息息、永續孳長,同時,提供台灣東西物種最大的流通管道及棲地,賜予魯凱族人豐富的蛋白質,並確保中、下游部落的穩定與安全。
       三鬼湖區域以下,高屏溪中下游,也就是海拔1,600-1,400公尺以降地區,是所謂「雨影帶」,冬乾旱季長達數月,氣候與之恆春半島如出一轍,多納林道下半段,黃毛榕、克蘭樹、印度栲等指標植物誠乃地理胎記與鐵證;設若沒有公主與聖湖水脈的挹注,高屏西南半壁的旱象恐將不堪設想。
       1983年11月21日我首度勘調大鬼湖,4分之1個世紀又37天之後再度登臨湖畔,敬畏、感恩的心情一如昨日,更幸運的是,我遇見了哈利瑪歐,一位巴攏文化的繼承人,再度溫習我的山林夢。至於我與公主的承諾,早在1990、1991年的台灣第二次森林運動中履約,我以屯子山的櫸木林事件,發動在都會的抗爭半年,責成國家頒佈天然林禁伐令,塵緣世事已了。因此,此度前來無得也無失,然而我卻失眠兩度。或許,我該把心縮小成一點、集注到一點,等著台灣地土的老祖母前來託新夢。

 

 
  
 
將本文收入書籤: 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Baidu furl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technorati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 電話:04-7289348 │ Line ID:twecology │ 地址:500彰化縣彰化市民權里永華街52號4樓
Copyright c 2009 台灣生態學會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