帳號
密碼
 
更新網站、資料建構中
邀請您一起來收聽 [台灣夢工程 ]、[樹、花、草]廣播節目
 
載入中...
 
 
訂閱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報
 
 
 
 
 
      首頁學會簡介台生中心研究報告
 
  • 政、經系列
  • 都市生態系列
  • 農、林、國土系列
屏北人的熱帶農法有待喝彩與探討 —台灣熱帶文化論之四
2014-10-17 05:02:27
 

 仲夏以來老朋友楊國禎教授,頻頻跟我提及他對當今社會之不重視「本土化」的不以為然,且對當權之漠視南台的草根文化發展,頗為氣憤。這是我們在討論台灣溫帶與熱帶文化對決時,他的牢騷。

於是我問:「既然本命土以熱帶、亞熱帶為主,台灣該如何發展熱帶農業?你既然大加反對過往全面性移植溫帶性果蔬,造成山林破壞、土石橫流,我們也批判當局拚命引進外來種,之造成生態系浩刼,試問你要鼓吹熱帶農業,則該不該引進東南亞農作物或農林產品?台灣又如何延續日治時代對熱帶的研發與試驗?」

楊教授如水銀瀉地,一口氣闡述:

「台灣農林土地應先區分已開發或已破壞,以及未破壞的原始生態系,後者應先全數保留、照顧下來,而只在現今已開發地區,從事發揮最大的安全生產力,確保島國在一級生產力的安全性,畢竟人總得要吃、要生存。重點在於,在增加多樣性、產量極致化的過程中,必須探討如何與我們的環境相結合。

包括蔬菜等農作,熱帶地區由於不受霜雪影響,草本植物的芽端逕往上長,多開叉分枝,有如樹枝狀;相對的,溫帶霜雪多,草本植物芽端多貼地匍匐,或長成蓮座狀根生葉,也就是台灣現今最多物種的蔬菜模式。數百年了,台灣始終種植這些無法跟土地、氣候相結合的溫帶作物。事實上,我們該種植符合土地及氣候的物種,並予精細研發才是。

然而,為種植溫帶物種,我們扭曲環境特色,過度使用重肥、除草劑、農藥,我們也欠缺深入瞭解台灣合宜的熱帶蔬果農作,迄今沒有熱帶空間調配、合宜物種的全盤運作技術,根本的原因,掌權者始終欠缺本土認知,也無心深思熟慮。

另一方面,現今全球人吃飲的咖啡、茶葉、香煙、酒類……,都是經由數百、千年來,不斷地試驗,才有今天的品系及食用方法的產生。而台灣將近四百年了,檳榔還維持在原始食法,從未有明顯改進;我們的龍眼(干)停滯在傳統製作或利用,只不過多了吳寶春應用上西式麵包,彰化Muffin蛋糕也大量加進使用,但似乎並未有新創或研發,等等。

目前社會主流價值觀不願擺放足夠的精力、資源或智能在此面向,儘在撿便宜、利用舶來或精品,炫耀自己的上流,更且,表面上傳媒雖再三報導若干本土或草根的努力與成就,但就比例原則而言,尚屬乏善可陳。以現今技術、資源,若能扭轉漠視土地的心態,改採認同且投注更多的心力,不出數年,必可產生耀眼亮麗的相當成果,偏偏政客、上流社會始終停滯在外來優越心態,聽任草根民間苦心經營,卻得不到社會全面的關注、挹注與肯定。

以我老家屏東北部地區而論,農民自行摸索,十幾年來水田幾乎全面消失,他們揚棄過往的溫帶觀念及作法,改採多樣性、全年度分別的適應性,自行摸索。他們深知台灣蔬菜的問題出在夏季,以屏北而言,冬天菜蔬可以栽種者多達4、50種,夏季則不到10種合宜,正因台灣熱帶種源不足之所致,從而逼出朝向中、高海拔種植高冷蔬菜,破壞山林生態體系,從而造成水土不保、土石橫流等等問題。

屏北鄉親、草根,自發地與土地相結合,農民與土地的關係已經發展出嶄新的模式,卻始終得不到學界、政界的重視;他們擺脫大面積或大範圍、統一機耕的溫帶方式,他們遵從熱帶小面積、高歧異、時空多樣化的搭配,發展出熱帶台灣炫麗的奇妙組合與調配。

過往溫帶式農業的系統在屏北已經瓦解,先前水田加上最大面積的蔗田模式殆已完全崩潰。屏北現今年度內可以種植的物種龐多,他們將「田」改變為「園」,「園」有各式各樣長、短期的作物,將之混雜或混植在一起。我認為今之屏北農業的熱帶時空多樣化,值得農學界好好作研究,或可向全國作推廣。

屏北人雖非富有,但生活卻甚穩定,從過往到如今,可以維持自給自足的穩定群,而無論社會如何變遷。他們的耕地面積平均而言甚有限,卻可以在小面積之下維生,或可列為台灣農業的特例。

最最可貴者,屏北人不願隨波逐流,他們冷眼觀察現今社會之偏重以經濟角度衡量事物;他們始終關注腳下的土地,以及頭頂的一片天空;他們跟自己家鄉的環境緊密結合而先進。

要知,農民是社會變遷中最緩慢改變的族群。社會愈不重視他們,他們愈加自尊自重,這也就是為什麼我的家鄉九如,歷來選舉藍綠得票率,通常都維持在35比65的根本原因了……」

我則質疑:「事實上全國草根數十年來各行各業皆有在地研發的成功案例,各種報導也都一再楬櫫,難道算不上得到社會普遍的重視與肯定?」

而楊教授認為尚有更深沉的部分:「數十年來台灣可算是全球最大的實驗室,無論什麼新發現,別的國家都審慎引進做試驗,而不輕易作推廣。台灣一旦引進,馬上同時試驗與推廣,而龐大試驗、推廣操作的結果,卻欠缺系統化的整理、檢討或列管,究竟偌大的觀念、產品,對社會、人民的影響是何,正、負面的結果如何,都不清楚。如同你一向強調的,台灣社會或文化之大分為顯性與隱性,隱性的民間從來只能自求多福,而欠缺足夠的學理研究與長期的追蹤探討,太多案例任憑其自生自滅!而歷來台灣草根的龐多試驗,正是在地最佳的社會、文化、科技的資產,卻乏人重視啊!

2000~2008年或之前,雖然曾有慷慨激昂的本土、鄉土的鼓吹,但多只在歷史、政治、口號文宣著墨,罕見在全方位生活、生產、生計、生態、倫理等等,進行長遠的整理……」

是啊!2013年才看見表象台灣,何時而能成為台灣啊!熱帶文化大革命,絕對是台灣續絕存亡的重大契機吧!


~本文轉載自《民報》2014-09-23
 
  
 
將本文收入書籤: MyShare HemiDemi Del.icio.us Baidu furl Google Bookmarks Yahoo! My Web technorati 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 電話:04-7289348 │ Line ID:twecology │ 地址:500彰化縣彰化市民權里永華街52號4樓
Copyright c 2009 台灣生態學會 All Rights Reserved.